知識分享

營業秘密法概述(四)我的營業秘密不是營業秘密?

  近年來,經常在新聞報導看到某房屋仲介公司,對離職員工提起訴訟,主張離職員工帶走客戶名單,跳槽到競爭對手處工作,除了違反競業禁止的約定之外,也主張侵害了營業秘密。依據房仲業的產業特性,歸納相關的新聞報導及法院的判決後,可以發現這類以提供交易媒合服務的行業中,客戶名單對處於競爭關係的公司之間,是相當重要的資料,然而,客戶的名單究竟在哪些情況下才可以認為是營業秘密?

 

  在討論營業秘密法第2條第3款規定的「合理的保密措施」之前,企業如何去了解本身所認為的營業秘密是不是營業秘密,是極為重要的,相同的,對於企業如何讓法院或檢調了解、判斷是否有營業秘密侵害,也頗為重要。然而,本文認為更重要的是,當企業主張發生侵害營業秘密的情形時,所委任的企業外部律師,更應先實地了解企業所處的產業後,才足以協助企業判斷其所主張的資訊,是否符合法律規定的營業秘密,否則,一旦向法院主張營業秘密遭到離職員工或是競爭對手侵害時,如果根本說不清楚什麼樣的資訊是營業秘密?這些資訊為什麼是競爭同業所不知道的(秘密性)?為何可以具有經濟性(資訊帶來的競爭優勢)?面對員工及競爭對手究竟對於資訊採取什麼保護方式(所採取的合理保密措施)?以及如何計算營業秘密遭侵害的損害賠償?這些具體的內容,在訴訟前及訴訟進行中,都應該說明清楚,也都與營業秘密極為相關,更是營業秘密所有人在訴訟中必須舉證證明的,倘若對於當事人所處的產業狀況不甚了解,如何協助當事人將這些資訊遭受侵害的嚴重性說明清楚,恐怕是難以被期待的。

 

  在前述房仲業員工跳槽帶走客戶名單的案例當中,單純的對客戶的姓名、地址、聯絡電話進行整理所得出的資料,如果沒辦法從中說明這些資訊可以為業者帶來如何的競爭優勢,由於透過仲介業者進行不動產交易的買賣雙方,往往會在交易前,就經由好幾家仲介業者尋找可能的標的,客戶的名單或是聯絡資訊,數家業者可能都握有相同的資料,這些資料由於是涉及房仲交易的業者在客戶洽詢的過程當中,就已經建立的資料,因此,並不符合營業秘密法第2條第1款規定的「非一般涉及該類資訊之人所知者」的要件,即使離職員工帶走了這些客戶名單資料,違反競業禁止的約定,也難以認為有侵害營業秘密的情形,原因在於這些資料不足以構成受法律保護的營業秘密。然而,如某家房仲業者,經由過往客戶交易的偏好、交易的過程或是交易的條件,進行分析並得出一定程度的特殊資訊,以利日後宣傳、銷售所使用,如此一來,這些與客戶名單結合的資訊,才足以被認為是營業秘密。

 

  在累積豐富案例的美國法相關裁判當中,我們也可發現相似的案例。於Dicks v. Jensen, 172 Vt. 43, 768 A.2d 1279 (2001)案中,依據佛蒙特州最高法院的見解,其認為即使業者已經花費了可觀的時間、成立建立客戶名單,但是否構成營業秘密,必須是具有獨有的經濟價值,而且由所有人採取合理的保密方式保護其秘密性的資訊,才足以構成營業秘密1。此外,不同產業的客戶名單,是否都可以被認為是營業秘密,也無法一概而論,以這則美國佛蒙特州最高法院的判決提到的背景事實,則是離職的高階經理人,將曾參加觀光巴士旅遊的高齡客戶名單帶走,由於被帶走的名單中所記載的,都是曾經消費商品的客戶資料,也有這些客戶先前到當地旅遊時選擇住宿在哪一間飯店的偏好資料,自然有其價值存在,而不僅僅是一堆姓名的名單,因此認為原告的客戶名單,是符合經濟性及非他人可得而知的秘密性要件。

 

  由於所有人必須向法院證明其受侵害的營業秘密確實存在,故於訴訟活動中提出適切的論述及必要的證據資料,佐證離職員工、競爭對手或是先前的合作廠商,竊取、洩漏或使用的資訊,是符合法律規定的營業秘密,往往對於案件的成敗,會有重大的影響。而如何在訴訟資料的呈現及訴訟的過程中,讓法院理解這些資訊是什麼、掌握這些資訊的競爭優勢,以及整體產業的狀況為何?本文認為對於案件的幫助,將遠大於法律條文的解讀。以上述房屋仲介業者的案例而論,讓法院理解業者對於客戶名單曾投入時間、成本,結合其他資料進行分析,可較快媒合特定價格區間之標的及交易雙方,如此一來,這類的客戶名單才有機會構成是營業秘密。


1.  Dicks v. Jensen, 172 Vt. 43, 768 A.2d 1279 (2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