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識分享

解決支付境外電商廣告費扣繳問題 還差最後一哩路

原文刊載於《蘋果新聞網》「蘋評理」即時論壇】

https://tw.appledaily.com/forum/20220103/F7DFHZ3O6NEZ3A5RYVJQ47SMLA/

 

在後疫情時代,在網路銷售商品或服務的市場逐漸擴大,已漸有凌駕實體通路之勢,在此同時,也有許多台灣公司選擇在Facebook、Youtube、Google等社群媒體或境外電商上投放廣告,藉此擴大網路行銷。但由於我國過去若干值得商榷的實務作法,導致台灣公司諸多不合理的扣繳問題,歷來飽受質疑。2021年11月30日財政部網站的更新,使相關問題的解決往前邁進一大步,但仍有為德不卒之處,值得進一步說明。

 

【向境外電商投放廣告的台灣公司面臨扣繳困境】

 

首先,依我國《所得稅法》規定,外國營利事業如取得我國境內來源所得,該筆所得應課徵營利事業所得稅。以台商付費向熱門社群媒體等進行廣告投放為例,依據《所得稅法》第八條第三項規定,在我國境內提供勞務的對價才屬於我國境內來源所得,這些廣告的刊登作業大多於海外進行,該廣告費用因屬於勞務報酬性質,應該不屬於我國境內來源所得。由於這些熱門社群媒體公司多屬外國營利事業,所以他們賺取的既然不是台灣來源所得,本不應使其繳納稅捐,亦不生支付方應扣繳的問題。


雖說如此,但依據財政部和行政法院實務意見卻與前述法律規定不同,以這些廣告既然是被台灣閱聽者所瀏覽,所以該刊登廣告勞務的成果是在台灣被使用為由,從而認定為台灣境內來源所得,因此,境外電商獲得該所得應向台灣繳稅,付費投放廣告的台商應辦理扣繳。

 

由於我國針對扣繳義務人漏未扣繳的罰則相當重,依《所得稅法》最重可以罰到漏稅額的三倍,導致我國企業基於風險控管的角度,大多不願在法律解釋上誰是誰非與國稅局多費唇舌,於是選擇先辦理扣繳,以避免遭國稅局事後要求補扣繳並裁罰。

 

然而,縱使順了國稅局的姑情,卻常常拂逆了境外電商的嫂意。蓋跨國電商在與台灣公司洽談合作時,多半挾其巨大的市場優勢,會在定型化契約中要求支付方需足額付費,如有扣繳問題,應由支付方負擔。

 

舉例來說,假設原約定給付服務費用為100元,台商若按照扣繳稅率扣繳20%後,僅對該境外電商給付80元(100–100*20%=80)。但在定型化契約條款已有約定下,台商必須對境外電商付足全額100元。又為了避免國稅局質疑短漏扣繳,在轉繳扣繳稅款給國稅局時,又必須將該100元視為「已扣繳後之餘額」,回推原應給付報酬應為125元。至事後應轉繳國稅局的25元,最終僅能由台商自行吸收。

 

綜上而言,國稅局基於與法律本文矛盾的基準,要求台商應履行扣繳義務在前,境外電商復以懸殊的談判地位和定型化契約,壓迫台商自行吸收扣繳稅務成本在後,導致多數台商形同夾心餅乾,有苦難伸。

 

【國稅局提供的妥協解方仍為德不卒】

 

事實上,境外電商所賺取的廣告服務報酬,並非全無成本,同時也未必盡可歸於中華民國境內的貢獻,所以即使要求支付者扣繳,也不宜逕以台商支付廣告費數額直接作為扣繳稅基。

 

基於以上理由,財政部訂定「外國營利事業跨境銷售電子勞務課徵所得稅作業要點」。依該要點規定,跨境電商銷售電子勞務予境內營業人,其所得稅可申請稽徵機關核定適用淨利率及境內利潤貢獻程度,並依該淨利率及境內利潤貢獻程度後所計算之扣繳稅基,再乘上扣繳稅率,得出扣繳金額。

 

假設某家社群媒體申請核准,用提供電子平台服務的行業別淨利率30%,乘上境內貢獻度100%,再乘上20%扣繳稅率,等於扣繳稅率實質降低為6%。換句話說,台商下廣告100元只要扣繳6元。就結論而言,對前述遭遇夾心餅乾待遇的台商而言,雖然無法完全避免扣繳困境造成的損害,但起碼能有效降低扣繳率,降低台商自行吸收的稅務成本,也算是某種徵納雙方的妥協結果。

 

但實務上的困難點在於,台商要想適用前述降低扣繳率的措施,必須先確認哪些跨境電商已經向政府申請降低境內利潤貢獻程度和淨利率且獲准。然而,財政部過去一直以保護跨境電商的租稅秘密為由,而拒絕公開。

 

由於台灣廠商無法透過政府公告資訊,去詳細了解已申請獲准電商名單或相關核定數額之扣繳資訊,只能嘗試自行接洽該跨國電商詢問,如果又詢問無門,又為避免短漏扣繳罰鍰,多只能放棄前述降低扣繳率措施的適用機會,而逕以支付金額為扣繳稅基執行扣繳。

 

在實務上,國稅局明知某些境外電商已經成功申請降低扣繳稅率,但卻透過資訊落差,收受20%扣繳稅額,而罕見主動退稅,形同是國稅局悶聲發財,變相超徵扣繳稅款。

 

其實我國本為資訊工業大國,透過科技手段,以少許行政成本,本可減少此種資訊落差問題,例如設立電子扣繳系統,同時建立資料庫串流境外電商申請結果等相關資料,即可讓徵納雙方都能善用資訊,避免短漏扣繳或溢扣繳的結果。但國稅局心態不改,結果就是讓前述降低扣繳稅率的措施,因為資訊不透明而導致台商「看不到,也吃不到」,原本意欲良善的降低扣繳稅率的措施,卻意外成為徵納雙方尖銳對立的火線。

 

【財政部近已開始公布獲准申請的電商名單部分資訊】

 

惟就筆者近日的觀察,或許是台商透過各種管道發聲,終於引來財政部立場鬆動。財政部已於110年11月30日,於財政部稅務入口網「境外電商課稅專區」公告「核准淨利率及境內利潤貢獻程度名單」,針對有申請適用淨利率及境內利潤貢獻程度的跨國電商名單,堪稱是難得的進步。

 

惟美中不足的是,財政部網站公布資訊僅有「申請適用的跨國電商公司名稱」、「統一編號」及「本次核准的適用期間」三項,但對於最關鍵的「核准適用之淨利率」及「境內利潤貢獻程度」,卻仍隻字未提。原因在於財政部認為「核准適用之淨利率」及「境內利潤貢獻程度」,係涉及跨國電商之納稅資料,強調有需求者請自行洽跨境電商提供。

 

本文認為,雖然國稅局願意邁出關鍵性的第一步,值得鼓勵,但恐怕對於問題的解決,仍是隔靴搔癢。財政部公布資訊只肯作半套的理由,不外認為「核准適用之淨利率」及「境內利潤貢獻程度」,屬於境外電商之租稅秘密,如此一來,人民只能嘗試自行接洽該境外電商,以了解詳情。

 

但筆者認為所謂的租稅機密,應該限於該境外電商的具體財產、所得、營業、納稅等交易資訊,至於僅單純公布跨國電商所適用的淨利率及境內貢獻程度比率等一般抽象性資訊,應不屬於租稅機密的範疇。國稅局在最後一哩的重要環節,仍以租稅機密保護的理由,拒絕公開執行合宜扣繳所需要的必須資訊,實令人不解。

 

【財政部應公布完整扣繳資料以保障台商合法權利】

 

本文建議,為求保障納稅義務人的權利,財政部仍應完整公布「核准適用之淨利率」及「境內利潤貢獻程度」二項資訊。事實上,如認為該二項資訊有涉及租稅秘密保護義務的疑慮,不妨於境外電商申請適用降低扣繳率時,增列同意分享資訊的選項,讓跨國電商主動勾選,如此一來,使台商易於得知完整資訊,達成境外電商與我國企業的雙贏局面。

 

【對於過去錯誤超徵,政府應主動退還溢扣稅款】

 

針對先前因為不知道支付廣告費的對象已在「核准淨利率及境內利潤貢獻程度名單」內,導致已先依20%扣繳率進行扣繳的台商,本文認為台商固然得以計算錯誤為由,按《稅捐稽徵法》第28條第1項申請退稅。

 

但更進一步來說,台商錯誤超額扣繳的原因,無非係因政府未充分告知人民必要資訊所致,應屬可歸責於政府之事由,因此稅捐稽徵機關應不待人民申請,而依據《稅捐稽徵法》第28條第2項主動退還溢扣繳稅額。此舉不僅能減少徵納雙方為退稅耗費無謂的退稅成本,更足以體現政府依法課稅,不烏龍超徵租稅的憲政高度。

 

(本文同時投稿於蘋果新聞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