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識分享

反避稅CFC制度2023年上路 租稅天堂公司何去何從?

據《經濟日報》上月報載,隨著《境外資金匯回管理運用及課稅條例》專法的落日,財政部已決定將報請行政院,核定CFC制度於2023年上路實施。由的CFC制度(受控外國企業,Controlled Foreign Company)的施行,預計將對許多利用租稅天堂公司進行接單交易的台商,造成相當大程度的衝擊,但此消息見報以來,並未引來與其預期影響相符的討論,故借貴報一隅提出相關議題,以就教方家。


【CFC制度的功用】

過去許多台商藉由在英屬維京群島或英屬開曼群島等租稅天堂國家開設境外公司,藉此進行海外接單,並透過不符合常理的利潤分配,透過轉手交易將主要利潤放在這些幾乎不課徵公司所得稅的國家。另一方面,這些海外公司可能透過直接投資或數層轉投資架構而受控於台灣企業或台灣居住者。這些股東藉由控制海外公司的股利分配決策,刻意不將分配盈餘回國內,藉以不被台灣國稅局課徵營利事業所得稅或個人綜所稅。許多台商借此積攢了龐大利潤,而形同是台灣課稅權力所不及的海外「小金庫」。

 

但在CFC制度正式施行後,受台灣居住者或台灣營利事業控制之海外公司,就算故意不分配股利匯回台灣,台灣國稅局仍會視為已分配股利,認定其已取得來自海外受控制公司的境外股利所得,並依法對境內居住者或境內營利事業課徵綜所稅或營所稅。此後,不論跨國企業或個人海外轉投資,皆無法再透過海外公司保留盈餘規避稅負。

 

【避稅的巨大風險】

雖說目前暫定CFC制度要到2023年才施行,但是否代表著在CFC制度未正式施行前,仍是天下太平,大家都尚可高枕無憂?坊間甚至有不少號稱投資顧問或稅務專家者,鼓催台商在CFC制度上路前,趁此最後機會繼續以相同手法,設立境外公司。但以筆者在稅務領域的多年經驗,基於以下三點原因,上述說法實隱藏了巨大的稅務風險:

 

1. 首先,立法院雖於108年7月24日通過之《境外資金匯回管理運用及課稅條例》專法,使台商可將境外公司資金移回國內,但因為過去許多境外公司的銀行帳戶,實際上是開在台灣各地銀行的OBU帳戶內,實務上被認為並非「境外資金」,所以受惠者即有所限制。加上,該法已於今年8月16日落日,目前這條管道已經關閉。

 

2. 其次,由於歐盟去年起即針對英屬開曼群島和英屬維京群島等租稅天堂國家,要求該國必須規定於該國註冊的公司必須達到所謂於當地實質經營的要件(例如:在當地作成經營決策,召開董事會及股東會),否則歐盟會將把該國列為不合作國家(俗稱黑名單),進而祭出一連串的制裁措施。為此,英屬開曼群島等國家已經陸續修改其公司法規,要求註冊公司必須符合歐盟和該國法律規定,滿足於當地實質經營的要求,否則將受到處罰,甚至被要求關閉公司的處分。目前已經有某些台商公司,因為考慮公司實質經營地無法從台灣搬移到加勒比海島國去,因此必須考慮關閉或遷移到其他國家去。

 

3. 由於台商在海外開設的BVI公司,其帳戶大多都是係開設在台灣境內銀行的OBU帳戶,以台灣的角度來說,這些帳戶將視為是境外非居住者所開立之帳戶,按照台灣版CRS(《稅捐稽徵法》第5條之1、金融機構執行共同申報及盡職審查作業辦法、租稅協定稅務用途資訊交換作業辦法等)的規定,政府已有對國內金融機構蒐集相關資訊的權力,也因此台灣國稅局可能已經明確掌握這些帳戶背後的實際控制者為我國境內個人或法人,同時掌握該帳戶內的金額,足以作為未來實行CFC制度的基本資料。

 

除此之外,筆者也從近幾年法院實務判決中觀察到,法院已多次認定,有若干台商的實質經營地雖在台灣,但使用境外BVI公司接單,被檢察署和法院認為該海外公司純屬虛假,其營收與資產均應歸於台灣境內的實質經營公司帳目下,也因此相關的台灣公司,其負責人還有會計人員,因此觸犯《商業會計法》財報不實罪與《稅捐稽徵法》逃漏稅捐罪的雙重處罰併判刑。其中,也不乏因為判刑超過6個月而不得易科罰金,應實際入監服刑者,可見其隱含風險之大,實一般人難以想像。

 

【小結】

CFC制度縱然尚未上路施行,但過去曾經利用租稅天堂規避稅捐而致富的個人或企業,未來可能都必須面臨補稅及刑罰的雙重制裁,而在國際反洗錢、反避稅的主流浪潮下,筆者極不建議於此時間點,繼續使用設立海外金庫此種交易架構,徒增稅務風險。在未來的時代,於創造價值的地方,合宜繳納適當的租稅,將會是對抗國際上各項反洗錢與反避稅措施的不二法門,既然個人及企業在台灣創造價值,就多愛台灣一些,繳納適當租稅又有何妨?

 

(本文同時投稿於蘋果新聞網:https://tw.appledaily.com/forum/20211203/L363MQ2PLNDBLHKIHK3SORGT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