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識分享

營業秘密法概述(六)我的營業秘密不是營業秘密?

  據近日報載,國內知名的電動機車品牌商,對於離職員工及其成立的新公司,提出違反營業秘密法的告訴。地檢署偵查終結,認定被告等涉嫌違反營業秘密法,而起訴離職員工及其成立的新公司。對此,被起訴的公司則發表聲明表示,由於兩家公司的產品取向及定位不同,因此,並不會使用告訴人公司的營業秘密;至於被起訴事實涉及不當挖角部分,則聲明員工係基於自身意志前來應徵,並非帶槍投靠。

  對於離職員工或競爭對手所提起侵害營業秘密的民、刑事訴訟,營業秘密所有人除了必須證明營業秘密確屬存在之外,也必須對於被告侵害營業秘密(misappropriation)的行為態樣,負舉證之責,也由於侵害營業秘密的情形,尚可以分為不法取得(wrongful acquisition)、使用(using)及洩漏(disclosure)三種,因此,對於不同的侵害行為,所著重的待證事實及舉證方法,也會有所不同。在不法取得、洩漏營業秘密方面,較聚焦在營業秘密本身流動的軌跡,至於不法使用營業秘密的侵害行為,則涉及產品是否使用他人營業秘密的判斷,除了行為態樣較為不同之外,如何從競爭者的產品當中,認定已經使用原告或是告訴人的營業秘密,判斷方式有一定的難度。

  在相同或相似產品的情形,或許還能夠以量作為判斷標準,但逸脫一定範圍的產品,是否能夠單純的以包含的營業秘密數量判斷,已經產生一定的難度了;在這則新聞中,看到被告公司提出這方面的說明,如果起訴的犯罪行為與使用有關,那檢察官或是由告訴人協助的舉證責任,會非常重的,舉例來說,假設可口可樂的員工離職後,前往其他公司任職甚至自行創業,並生產與可口可樂相近的產品,可以想見在訴訟中如何證明離職員工的新公司,是非法使用可口可樂的配方,顯然是有一定的難度,而且舉證的方法也與不法取得或是洩漏營業秘密有所不同。此時面臨的舉證方式,會涉及產品當中非為業界熟知技術資訊的比對,對於原告或告訴人而言,是否在訴訟當中提出自身的營業秘密供法院進行鑑定或比對,自然會有一番掙扎。試想,可口可樂公司是否願意為了一件訴訟而將其配方公開?

 

  另一方面,這類的案件,由於與離職員工有關,多半也會與競業禁止產生競合。國內法院的判決中,對於涉及員工競業禁止的問題,較常以限制員工的工作權程度判斷,較少由侵害營業秘密的具體態樣認定是否過當限制員工的工作權,也就是法院較少自不法取得、使用、洩漏的區別,以及營業秘密是否實際上是員工在業界待久了,原本的營業秘密隨著技術進步、資訊發展,也可能成為一般所知 (generally known)或係可易於得知 (readily ascertainable),致已非營業秘密。

 

  對於員工工作權的保障與營業秘密所有人權利之維護,二者如何求取平衡,當可藉由再細分不同的案件類型讓訴訟攻防及舉證得以聚焦,應有助於訴訟經濟及效率的提昇。